菜单

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模式及策略初探

2019.06.19

网络采集

佚名


  引言:博物馆作为艺术教育的重要播布渠道,有着其他社会组织所不具备的独特优势,应担负起艺术公众教育责任。然而,目前我国艺术类博物馆仅凭直观经验为指导进行教育的实践缺乏系统理论支持,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随机性。由于博物馆产生于西方文化的历史语境之下,且注重公共教育意识的普及,这与我国传统中相对化密的艺术教育传承模式存在一定的差异。有鉴于此,本文在对当前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探讨了加强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的有效策略。   关键词: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策略   一、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存在的不足   现已有的专项艺术博物馆的教育现状不容乐观,其利用博物馆进行艺术教育的意识淡薄,对于博物馆内的艺术教学理论及模式也并不清晰。艺术教育展开方针基本依靠政府政策要求和短期眼球效应。更加严峻的问题在于我国具有一定规模并遵守博物馆规范的专项艺术馆寥寥无几,没有长期统一的艺术博物馆教育规划和理论依据。目前现有的艺术博物馆在艺术教育开展上主要有以下几点问题:第一,设置教育目标及开展教育活动时依据的思想方针相对缺乏主动性,同时也缺乏与教育理论的结合,教育策略的制定存在随机、盲目性。展览、藏品以及教育活动缺乏直接的关联性,且实施办法略显机械,是分裂的、各自为政的模块的组合。第二,博物馆多重视教育人群的广度,但没有能够在固定人群中实施相对持续而连贯的深度教育,如此便无法形成成熟的教育模式,而是随时可以被他人复制或复制他人的教育模式,不具有唯一性,易使博物馆失去教育竞争力。这样的教育方法正如医生了解“众所周知的治疗方法”使他可以“进行诊断和尝试什么措施”,但是最终若想治愈病人则需要“运用恰到好处还必须符合特殊病例的要求”,用模糊的方式进行艺术教育得到的结果自然也是泛泛的,再加上教育活动开展的前期、中期和后期都没有进行调研及总结评估,教育的效果自然会更加不尽如人意。   另外,博物馆的艺术教育思路多是以教学层次上的高低作为区隔,对于公众教育采用了相对简单粗浅的教育素材和教育内容,而博物馆关于艺术研讨前沿成果的学术讲座针对的人群有限,并且学术成果没有与公众进行分享。通俗不等于庸俗,正是由于多数博物馆采取了教育内容和人群的层次划分才导致了群众的审美水平集体偏低,错把一些低劣的范本做为学习的标准,从而无法产生发展的审美眼光,使学习者形成一种孤立狭隘的艺术世界观。同时,艺术博物馆对于教育功能的定位过低,仅仅将教育看作是展览的辅助讲解或作为学校的补充,无疑使教育人员无法充分发挥其自身的能动性。   二、艺术博物馆公共教育策略初探   (一)详细的针对公共教育进行调研。所谓的背景调查是指:第一,对同行业博物馆的横向及纵向调研,第二,周边人群的特征需求调研。博物馆的横向比较是将目前对外开放的艺术博物馆的营业范围或开展教育方式进行研究以借鉴其善处。对于藏品不同或互补性博物馆和合作展开展览、教材出版、线上宣传等互助业务。纵向比较则应该就其中藏品相同的同类型艺术博物馆进行教育侧重类型的定位,避免出现过于的相同目标或策略,否则将会产生资源上的浪费与博物馆自身定位的丧失。不过就目前艺术博物馆在各个城市的数量并不算多,博物馆教育人员的施展空间尚比较宽裕。此外,在调研的过程中要准确的掌握博物馆周边社区情况,即考虑周围居民人群结构,是否有民族、文化或宗教上的特征,另外需要考虑周边来馆人群的职业、收入水平、受教育程度如有则需要根据人群的需求展开相应的教育活动。   (二)针对不同年龄群体采用不同的教育策略。博物馆的艺术教育之所以需要年龄的划分,是为了充分考虑学习者的生理发展水平和当前阶段的个人能力。而博物馆对每个年龄层能力水平进行分析的深层原因是为了确保教育的民主化发展一一使优质的教育资源在各年龄层间进行无差别的传播,年龄的区分并非是对课程内容雅俗的区分,而是需要按学生的个人接受能力来调节学习方式。对于小学群体生,考虑到图像思维更直观且更符合儿童能力水平,因此应当避免过多的对艺术的深层次内涵进行解读,而是要从艺术展品本身着手,以优秀的艺术作品来加深小学群体的印象。而成年人的课程的设计则更为系统,更具有针对性。以艺术家个人人生重大事件节点和当时所写作品为纵向时间轴,阐述了其作品的含义和情感;再横向展现艺术家在逆境中的态度和作品反应,以此对比出他们的创作风格和类似境遇中表达出的不同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