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我国集合投资规制制度的统合规制分析0

2019.06.20

网络采集

佚名


金融市场的发展促使公众投资呈现出多样化需求的发展趋势,催生了多元化的融资方式和不同类型的集合理财产品的产生和发展。在传统的直接融资(股票、债券等)和间接融资(储蓄)之外的第三类投资产品__集合投资产品,也成为投资的重要手段。在私募基金和民间金融中,存在大量可以被视为市场型间接金融的集合投资性质的融资形态。面对理财产品的多元化和复杂化,我们应借鉴国外已有经验,采取抽象概括化的集合投规制体系,把处于我国现有金融法律规范体系之外的新型金融产品归入体系内部,构建统合规制的“市场型间接金融”(inter mediated market transactions)体系。   一、集合投资的基本理论 (一)基本内涵   集合投资是指把众多小额投资者提供的资金集合起来形成集合性资产,委托给专业的投资机构作为资产管理人进行管理和运作,并由双方事先约定受益方式,由受委托的专业投资机构将集合起来的资金投资于股票、债券等有价证券或其他事业,并按照双方约定的受益方式分配利润和损失的一种投资方式。集合投资工具包括以公司、合伙、信托等组织形态在内的各类公募、私募基金等金融产品。简单来说,集合投资即投资者通过投资工具把集中在一起的资金委托专业机构进行投资并由此获得收益的行为,它是间接投资的一种形式。“投资工具的形式根据其设立国的法律而有所不同,可以是公司形式、信托形式或者某种合同安排形式。”1   集合投资计划的构成要素包括以下几点:1.投资者需以金钱出资形成集合资产,即“集合投资计划份额”只能以金钱构成。2.由资产管理人开展事业。出资的金钱需被用来进行投资或从事其他某项事业,以此谋取利润。3.所获得的收益和利润分配给投资人。出资人必须可以获得出资份额以外的财产或收益分配。4.出资人支付给资金管理方一定的投资管理费用。集合投资计划本质上代表的是投资者的利益,受委托的专业管理机构通过出资获得的利润和利息都要归属出资人所有,而受委托方则收取一定佣金。5.不受投资人的日常指示。募集的资金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投资者和资金需求者之间不存在直接的法律关系。 二、我国规范集合投资法律制度的必要性和急迫性 (一)我国关于集合投资的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   将单一的投资方式转变为集合型投资方式可以极大推动金融形态从传统型间接金融向市场型间接金融转变。当前,我国金融市场发展迅猛,宏观经济政策和货币政策不断调整,资产流动化增加,证券化业务不断扩大,市场型间接金融也得到了飞速发展,具体体现在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信托公司、保险公司、社保基金等各类机构的理财产品的发展壮大和变化更新上。私募基金在近几年迅速发展,其规模已超过公募。而具有公募性质的理财产品依托银行、证券公司等各种大型金融机构的基础优势地位,已经显现出间接融资市场化的典型意义。因此,在当前金融背景下,导入市场型间接金融势在必行。   在我国各类公募、私募理财产品飞速发展的同时,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体系明显没有跟上步伐,出现了法律法规条理不清、体系不明、环境恶劣等问题,而各类具有集合投资性质的理财产品更是严重滞后。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法律关系模糊,规则体系混乱。理财产品的规范首先要求我们明确其相应的法律性质,之后进而明确各种理财产品相应的监管机关和各监管机关之间权力的协调问题,以及怎样才能在合理划分各方职能、各司其职各尽其责的基础上同时避免监管真空和监管缺位等。在法律上,信托公司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被明确为信托法律关系。而对于其他各类理财产品的法律性质,理论界和实务界一直没有定论。这就给各地司法机关审理此类案件带来了很大难度和不确定性,定性的不同导致司法实践出现了混乱的局面。笔者认为,从本质上来说,大部分理财产品都可以被认定为信托法律关系。   2.缺乏统一的监管规范。我国目前已经形成了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信托业等金融行业在理财业务领域业务交叉、共同竞争的格局,但分业经营、分业监管仍然是我国的金融经营和监管的基本模式。由此可能产生不同监管部门对相同问题采取不同监管标准和监管规则,宽严标准和强弱力度明显不同的问题。同样的金融产品可能要接受不同部门的不同标准的监管,进而形成竞争环境不公平的严重问题。可能在目前我国金融市场还不够发达的格局下,这个模式尚且有其运行空间,但从我国金融市场的长远发展来看,“分业”模式非常不利于理财产品乃至整个金